返回

廖耀湘是如何被俘的 廖耀湘被俘经过,死得好惨?

综合

2020-4-26 0:11:35

rdquo;随后又说:“请您高抬贵手,我们都是老百姓,放我们走吧!”赵成瑞接过小包,感觉沉甸甸的,里面可能是贵重的细软,便立即意识到这是行贿,更加证明他们身份可疑,急于脱身,因而不能轻易放过。于是严正地说:“快走,到农会再说。”当走到农会大门,戴深度近视镜的人又凑到老赵面前哀求说:“长官,放了我们吧,你已收我们的东西,还不放我吗!”赵成瑞义正词严地说:“先生,你看错人了,我不是国民党兵,见钱眼开,要钱不要命。我是顶天立地的共 产 党干部,只知道干革命,打击敌人,保卫人民,你给我的东西,是你们的罪证,我马上交给政府处理。放你,没门!”该人还想说什么,老赵斩钉截铁地说:“少废话,快进去。”到农会办公室后,李区长听了老赵的汇报,见到贿赂的金元宝、金镏子,暗自好笑。正要对他们询问时,风风火火从外面走进来五名解放军某部后勤部的战士,要求农会协助搜查逃跑的廖耀湘。其中的一名解放军战士,打开手电筒,对坐在地上的11个人,挨个照。当照到戴深度近视镜人的头上时,这位解放军战士急忙高喊:“廖耀湘在这呢!”廖耀湘等惊得目瞪口呆,面如土色,当即束手就擒。

廖耀湘随即被带到了后勤部队。当后勤部李股长盘问他时,他却长吁短叹,一言不发。不管李股长对他如何盘问,他死活不承认自己就是廖耀湘,只是连称“我不晓得,我哪是廖耀湘呢?”

随后他又被送到警卫连。这会儿他更加紧张了,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,害怕被认出来。于是他又鬼话连篇地对盘查他的林政指说:“我叫胡长江,和熊式辉是乡亲,民国二十五年五月随熊来到东北,在东北政委会当办事员。我是湖南湘潭人,民国二十五年参加国民党,已干了二十年交通警察了。”连部有个卫生员是从国民党军里解放过来的战士,他见过廖耀湘,一见之下,就指着廖的鼻子质问道:“你不是廖耀湘吗?在西安阅兵时,对我们讲什么‘戡乱建国’的,不就是你廖瞎子吗!(廖眼睛有毛病)”他顿时脸涨得通红,使劲拉低帽沿,张口结舌的胡乱抵赖:“我不是,廖我见过,他和我差不多……苍白头发,矮胖子……大肚皮……但是廖耀湘是秃脑门,没胡子,我不是胖子。我这衣服里塞的都是棉花。我不是,我是胡庆祥。”他这种前言不搭后语的狡辩只能进一步证实他就是廖耀湘。

在行军途中,每遇到从国民党方面反正过来的解放战士,廖耀湘总是拉低帽沿,用袖口堵住嘴,仅仅露出让人看不清楚的两只小眼睛,连叫“天好冷!天好冷!”途中,他还趁着晚上出发的机会,偷偷地爬上墙头想逃跑,押解的战士一拉枪栓,一阵吆喝,他就吓得乖乖地连滚带爬地溜下墙来。

第二天进入宿营地后,廖耀湘又用尽心机地和林政指攀起老乡情来。他说:“老林,我们都是湖南湘潭人,只要你能放我回家,你有信我肯定给你捎到。”他请求林政指给他开个通行证,还说:“我到了塔山高桥就行了,那里有朋友,能去锦西,同时国军也不会盘问我。”林政指干脆地说:“回家是另外一回事,你要是廖耀湘就赶快承认。若不然我们这里解放战士很多,一找来就可以认出你!”

听到要让解放战士来认他,廖耀湘相当慌张,忙说:“老林,我们是老乡,我哪里是廖耀湘?人家恐怕早就坐飞机跑了。你找士兵来认我,他们懂得啥?他们要是一口咬定我是廖耀湘,那有什么办法?若是把我送到总部,就更不好办了!咳!老林,你就帮帮忙吧!李股长若真叫人来认时,你好好和他们讲讲……”

在最后的三天行军中,廖耀湘又耍起无赖来,装作有病的样子,既不肯吃饭,又不肯走路。后勤部就让他坐汽车。那些刚解放过来的司机一看见他就认出来了:“他就是廖耀湘,没错!”直到11月11日晚,后勤部段政委亲自查问时,这个又是扮“商人”又是扮“办事员”的“胡庆祥”或“胡长江”最终不再

展开全文

推荐阅读

手机949健康网> 历史>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