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李牧和王翦井陉之战简介 李牧不死能挡住王翦吗

回答 10评剧戏迷
2020-6-13 13:09:16
2020-6-13 16:50:16

若李牧在的话,应该还能消耗掉大量秦军的有生力量和资源,同20W兵力,李牧守,王翦攻,王翦应该讨不了什么便宜。
但若王翦用60W军力伐赵,李牧20W守,那就是时间问题了。个人觉得李牧属于攻守兼备的将领,该攻就攻,该守就守,所以用他来防王翦效果应该不错。不过考虑到当时赵国的国力的时候,打不起几场硬仗就得趴下,不过会给秦统一六国带来很大的阻力。

2020-6-14 0:10:47
李牧和王翦井陉之战简介 李牧不死能挡住王翦吗
2020-6-14 0:14:47

李牧(?-公元前229年),嬴姓,李氏,名牧,战国时期赵国柏仁(今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)人,战国时期的赵国名将、军事家,与白起、王翦、廉颇并称“战国四大名将”。 战国末期,李牧是赵国赖以支撑危局的唯一良将,素有“李牧死,赵国亡”之称。

李牧生平事迹大致可划分为两个阶段,先是在赵国北部边境,抗击匈奴;后以抵御秦国为主 ,因在宜安之战重创秦军,得到武安君的封号。公元前229年,赵王迁中了秦国的离间计,听信谗言夺取了李牧的兵权,不久后将李牧杀害。

李牧是战国末年东方六国最杰出的将领。 深得士兵和人民的爱戴,有着崇高的威望。在一系列的作战中,他屡次重创敌军而未尝败,显示了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。尤其是赵破匈奴之战和肥之战,前者是中国战争史中以步兵大兵团全歼骑兵大兵团的典型战例,后者则是围歼战的范例。他的无辜被害,使赵国自毁长城,令后人无不扼腕叹恨。

2020-6-14 0:27:05

战国李牧和白起谁厉害?白起厉害吧,一直以少胜多,西伐韩魏,北面长平之战,南面灭楚之战,把东方五国的主力全部打爆,李牧应该比不了。
应该不行,赵国衰弱,支撑不了多久

2020-6-14 0:27:35

汉时井陉并无县治。当年县治在天护,这一句错了,天护是北宋年间设城县治。

2020-6-14 0:28:35

背水一战不是一个突然发起的遭遇战,作为战神韩信在战前做谍报及准备工作的能力已让天下皆惊,从陈仓暗度到安邑之战足见其功夫,由于明朝对于韩信的崇拜,才将其过去有过几进荒废的东窑岭栈道重新找出来,才有了范志完的淮阴侯谈兵处的石碑,而从天长到威州的北线几无线索,如果阁下认定韩信走的青石岭请找找证据,另外从天护那是称横涧也有一条古路到长岗,长岗到微水跨河的浮桥还有遗迹,长岗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秦代!因此青石岭一说还有太多的苍白!

2020-6-14 0:33:35

我认为当时的古战厂是在威州一带,且不说当时的微水名不见今传,就是当年的古道微水也只是擦个边而已,当年的古道应该是在威州过河在固底上山走青柿岭一带,现在青石岭一带就是以前的秦皇古道。

2020-6-14 0:33:36

几十万人在这一带打仗,一打也得十天半月甚至数月,安营扎寨怎么也得怎么占用几个乡镇大的地方,非要纠结韩信在哪村河边排兵布阵?总之西至天长东至土门北至威州都是两军扎寨对垒的地方,是个小山包附近就可能发生战斗。

2020-6-14 0:36:36

秦置井陉县治所在天护古城,宋熙宁八年迁天长镇,北道土门,平望,威州,青石岭,天护城,横涧,青泉,凤凰岭,石桥头一线。

2020-6-14 0:42:35

《井陉之战》原文:

信与张耳以兵数万,欲东下井陉击赵。赵王、成安君陈馀闻汉且袭之也,聚兵井陉口,号称二十万。广武君李左车说成安君曰:“闻汉将韩信涉西河,虏魏王,禽夏说,新喋血阏与,今乃辅以张耳,议欲下赵,此乘胜而去国远斗,其锋不可当。

臣闻千里餽粮,士有饥色,樵苏后爨,师不宿饱。今井陉之道,车不得方轨,骑不得成列,行数百里,其势粮食必在其后。原足下假臣奇兵三万人,从间道绝其辎重;足下深沟高垒,坚营勿与战。彼前不得斗,退不得还,吾奇兵绝其后,使野无所掠,不至十日,而两将之头可致於戏下。

原君留意臣之计。否,必为二子所禽矣。”成安君,儒者也,常称义兵不用诈谋奇计,曰:“吾闻兵法十则围之,倍则战。今韩信兵号数万,其实不过数千。能千里而袭我,亦已罢极。今如此避而不击,后有大者,何以加之!则诸侯谓吾怯,而轻来伐我。”不听广武君策,广武君策不用。

韩信使人间视,知其不用,还报,则大喜,乃敢引兵遂下。未至井陉口三十里,止舍。夜半传发,选轻骑二千人,人持一赤帜,从间道萆山而望赵军,诫曰: “赵见我走,必空壁逐我,若疾入赵壁,拔赵帜,立汉赤帜。”

令其裨将传飧,曰:“今日破赵会食!”诸将皆莫信,详曰:“诺。”谓军吏曰:“赵已先据便地为壁,且彼未见吾大将旗鼓,未肯击前行,恐吾至阻险而还。”信乃使万人先行,出,背水陈。赵军望见而大笑。平旦,信建大将之旗鼓,鼓行出井陉口,赵开壁击之,大战良久。

於是信、张耳详弃鼓旗,走水上军。水上军开入之,复疾战。赵果空壁争汉鼓旗,逐韩信、张耳。韩信、张耳已入水上军,军皆殊死战,不可败。信所出奇兵二千骑,共候赵空壁逐利,则驰入赵壁,皆拔赵旗,立汉赤帜二千。

赵军已不胜,不能得信等,欲还归壁,壁皆汉赤帜,而大惊,以为汉皆已得赵王将矣,兵遂乱,遁走,赵将虽斩之,不能禁也。於是汉兵夹击,大破虏赵军,斩成安君泜水上,禽赵王歇。

《井陉之战》全文翻译:

汉军在彭城败退之后,塞王司马欣、翟王董翳叛汉降楚,齐国和赵国也背叛汉王跟楚国和解。六月,魏王豹以探望老母疾病为由请假回乡,一到封国,立即切断黄河渡口临晋关的交通要道,反叛汉王,与楚军订约讲和。汉王派郦生游说魏豹,没有成功。

这年八月,汉王任命韩信为左丞相,攻打魏王豹。魏王把主力部队驻扎在蒲坂,堵塞了黄河渡口临晋关。韩信就增设疑兵,故意排列开战船,假装要在临晋渡河,而隐蔽的部队却从夏阳用木制的盆瓮浮水渡河,偷袭安邑。

魏王豹惊慌失措,带领军队迎击韩信,韩信就俘虏了魏豹,平定了魏地,改制为河东郡。汉王派张耳和韩信一起,领兵向东进发,向北攻击赵国和代国。这年闰九月打垮了代国军队。在阏与生擒了夏说。韩信攻克魏国,摧毁代国后,汉王就立刻派人调走韩信的精锐部队,开往荥阳去抵御楚军。

韩信和张耳率领几十万人马,想要突破井陉口,攻击赵国。赵王、成安君陈余听说汉军将要来袭击赵国,在井陉口聚集兵力,号称二十万大军。广武君李左车向成安君献计说:“听说汉将韩信渡过西河,俘虏魏豹,生擒夏说,新近血洗阏与,如今又以张耳辅助,计议要夺取赵国。

这是乘胜利的锐气离开本国远征,其锋芒不可阻挡。可是,我听说千里运送粮饷,士兵们就会面带饥色,临时砍柴割草烧火做饭,军队就不能经常吃饱。眼下井陉这条道路,两辆战车不能并行,骑兵不能排成行列,行进的军队迤逦数百里。

半夜传令出发,挑选了两千名轻装骑兵,每人拿一面红旗,从隐蔽小道上山,在山上隐蔽着观察赵国的军队。韩信告诫说:“交战时,赵军见我军败逃,一定会倾巢出动追赶我军,你们火速冲进赵军的营垒,拔掉赵军的旗帜,竖起汉军的红旗。”

赵军出营迎击,大战良久之后,韩信主君抛弃弃鼓旗,假装逃跑,退到河边背水的军阵之中。赵军见状,为争夺汉军丢弃的旗鼓邀功,倾果而出追逐韩信。至此,韩信背水大军勃然面发。由于无路可退,他们奋力拼死,无不以一当十,使得刚刚得胜的赵军竟然东手无策。

把赵军的旗帜全部拔掉,竖立起汉军的两千面红旗。这时,赵军已不能取胜,又不能俘获韩信等人,想要退回营垒,营垒插满了汉军的红旗,大为震惊,以为汉军已经全部俘获了赵王的将领,于是军队大乱,纷纷落荒潜逃,赵将即使诛杀逃兵,也不能禁止。

于是汉兵前后夹击,彻底摧垮了赵军,俘虏了大批人马,在泜水岸边生擒了赵王歇。韩信传令全军,不要杀害广武君,有能活捉他的赏给千金。于是就有人捆着广武君送到军营,韩信亲自给他解开绳索,请他面向东坐,自己面向西对坐着,像对待老师那样对待他。

众将献上首级和俘虏,向韩信祝贺,趁机向韩信说:“兵法上说:‘行军布阵应该右边和背后靠山,前边和左边临水’。这次将军反而令我们背水列阵,说‘打垮了赵军正式会餐’,我等并不信服,然而竟真取得了胜利,这是什么战术啊?”

韩信回答说:“这也在兵法上,只是诸位没留心罢了。兵法上不是说‘陷之死地而后生,置之亡地而后存’吗?况且我平素没有得到机会训练诸位将士,这就是所说的‘赶着街市上的百姓去打仗’,在这种形势下就要把将士们置之死地,使人人为保全自己而战不可。”

展开全文

推荐阅读

手机949健康网>历史>正文